tomorrow?

十二点的钟声响起了,是纪钟,为哀悼,为表达出心中的哭诉,对于已逝的,表达的再多那也都是无用功,因为那是另一个世界,那里不缺你这份情,我一直相信世界不止是个三维,一定还有其他的时空,只是那永远也无法得知,而梦便是通往那的一条途径,我仿佛隐约看到了,但只有零星片段,也不愿回想,因为真的好可怕,知道了实质,看到人们仍在无休止在傻做着,我无话可说,说着一定会被当作精神病,不想交流,也无法交流,不想像和稀泥一样就这样和进去,那时我选择了沉默,选择了继续机械化对着眼前人们认为应该完成的任务,可是知道这并不会带来什么,没有任何结果,这世界无论怎么变化,都还是那一个,突然想起前几天去世的那一个人,想到他在临死前痛苦,他为什么会选择那么痛苦的方式了解自己而生命,我不得而知,他在生死交界的最后一秒是否有过后悔,我也不得而知,没有到达个境地你便不能乱下定论,因为没体验过,突然觉得生命真的好不堪一击,就这样匆匆结束了,没有留下任何东西,我感到可怕,当人会知道自己所做的都是无用之事时,又会做出怎样的行为呢,我不得而知,但我知道,这迟早会被发现的,把另一个世界定义为“天”,那么在这地上一种叫人的生物傻逼地耕作着脚下这片土地,创作出了所谓的爱情,亲情,这是这些到最后也抵不过一句:爱是什么,是慈悲这一句吧.对生活没有抱任何消极的态度,但是真的受不了了,这样无休者的纠缠下去..

评论